S

兩杯啤酒



這是跟友人@Count 討論動畫第五話劇情所產生的腦洞
於是人生第一次寫文就獻給ACCA了( ᐛ )

由Count起頭
「兩人進入酒吧」後由我接下去
過幾天Count大概會上傳不同版本的結局www


時間點在第五話從比拉區回到巴登之後

以「若是Jean那天沒有去找Nino的話?」為前提來寫

沒有捏他。可以安心食用?(?




[原作向-ep5衍生-接龍]





「有空嗎?」
Nino看著靠在圍欄上的Jean,對方那已經燒盡的幾個煙嘴象徵了他在這裡已經等了一段時間。
「我明天一早還有工作,怎麼了嗎?」
Nino儘可能的裝作正常的回覆,他希望嘴角掛著的笑容足夠隱藏在這裡見到Jean的動搖。
他是個背叛者,他不認為自己有資格得到對方的等待。
但是,那句邀約又是什麼意思呢?

是什麼意思都沒有意義了,因為他下意識的逃避行為,已經斷送了所有的可能性。


「請假吧。」
這是Nino第一次聽見Jean對他的要求,任性的。
他以為自己冷淡的態度足以逼退他,但對方卻總是做出出乎他的意料的舉動。

他知道他徹底輸了。

「隔街有家酒吧還在營業,去那吧。」
Nino妥協的笑了出來,真心的、坦率的。
他想,不論他接下來得面對什麼,這次可不能試圖灌醉Jean了。



兩人進入酒吧,店內氣氛沈靜,偶爾能聽見幾個人低聲交談的聲音,其餘多半還是靜靜地喝酒。服務生領著他們就座,Jean只隨意點了兩杯啤酒便安靜下來。
這不是他平常的作風。

換作平時,Jean肯定會禮貌性地詢問Nino的意見。


但這次他沒有。


酒吧內燈光昏暗,Nino無法看清Jean的表情。他看似在沉思琢磨著要怎麼開口,又像是在等待Nino主動向他搭話。亦或者,只是在等啤酒也說不定。
Nino捉摸不定眼前好友的表情下究竟悶著哪些思緒,只好保持沉默。

「Nino…你最近工作怎麼樣?」

最終是由Jean打出聲打破兩人之間的寧靜。他壓低聲音,沒有明確點出那天的事情,但問題帶有質問色彩出口便直搗核心。

即便Nino早有了心理準備,被這麼毫無掩飾地詢問心裡也是難受。他窘迫地嚥口水,盡可能保持鎮定。清水在他的舌間散開,苦澀於口腔內蔓延。

店內異常安靜,好似所有人都只專注於自己的酒杯無暇顧及他人。Nino不禁開始懷疑,這裡真的是間酒吧嗎?
沉默籠罩每個角落,他險些忘記自己該如何發出聲音。

「你是ACCA的人嗎?」Jean又接著問。
「……我是。」
「…是嗎。」

寂靜的空間裡,Jean的聲音顯得異常清晰,發出的音節一字一句地敲在Nino的鼓膜上。本該是聽慣了的音色此時此刻竟令人感到陌生。

Nino抿了抿唇,最終給予肯定的答覆。他忽然覺得喉頭乾澀,每一次呼吸所帶入的氧氣都在磨刮他的聲帶。他下意識地想喝點什麼,卻發現手上的水杯早已見底。

然而啤酒還沒送來。


「……你不問嗎?原因。」

Nino還是忍不住發問,即使明白這個問題毫無意義。

Jean・Otus——一個不會說謊的男人,說不了謊的男人。不喜歡無謂的猜忌,卻從事必須懷疑自己部下的工作。
Nino聽Jean說過無數次他不喜歡監察課的工作,沒有一次講明原因。估計那原因大概連本人也解釋不清,他總是這樣,對自己毫無關心。但是Nino卻很清楚。

他太了解Jean了。

會開口問這問題,也許只為盼求Jean的原諒。

他還想跟Jean一起喝酒,
聊聊生活中的無謂瑣事,
聽他抱怨監察課的工作,
偶爾帶他跟他可愛的妹妹去吃好吃的晚餐,
看看兄妹兩滿足的表情。
一切都這麼的簡單美好。


我還想待在你的身邊。


無法說出口的願望化為疑問,脫口而出。祈禱對方能給予自己解釋的機會。


「我啊,以為你會約我出來吃個飯喝個酒的,Nino。」Jean沒有回答問題,僅將視線滑過Nino手中已空的水杯一眼「像平常一樣。」

他抬眼直直望向Nino,湛藍的眼眸像是要看穿他的心思。


「但是你沒有。」


他接著說。帶著一絲寂寞。
Nino總算能看清Jean的表情。他繃緊神經、抿緊雙唇,好不僵硬。不滿的情緒沉澱在那對好看的眼底裡。


我一直在等你,但你卻沒來。


耳邊彷彿響起Jean無聲的指控。
他忽然覺得一切擔憂是如此滑稽而微不足道。

愉快的談笑聲從隔桌傳來。兩三名男性聚在一起配著美酒佳餚,談天說地。
另一方向則傳來女性們的清脆笑聲,她們表情生動,時喜時憂,隨著話題不斷變換。
服務生利索地穿梭與客桌間,端酒收拾之餘還要忙著招呼顧客。

Nino不禁笑了出來,發自內心的,真誠、真摯。

Jean從沒見他這樣笑過,眼前的人和剛才簡直判若兩人。無法理解剛才的話中究竟哪裡奇怪了,讓對方笑得如此的——滿足。
他撇撇嘴,故作咳嗽好引起Nino注意。

「過兩天,就要去下一個區視察了。明天要帶Lotta去吃點好吃的。」他拉出一抹微笑,透露著不容拒絕的意味「你會來的吧,Nino?」
「啊啊,當然。」


他以為,從那天起,自己便失去了站在他身旁的資格。害怕他用不信的眼神看著自己,拒絕自己。於是他選擇背過視線,逃離他的身邊,殊不知他始終為自己留著一個空位。

啊啊…擅自斷絕關係的,是我。


「要再來一杯嗎?」

Jean指了指Nino手中的空杯。Nino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看向手中。
一杯啤酒杯。被緊握在自己手裡,杯裡的啤酒早被飲盡,玻璃表面傳來的溫度提醒自己究竟多久沒放開這酒杯。
Nino了然一笑,叫住正要經過身旁的服務生。


「再來兩杯啤酒。」


Jean,謝謝你來接我。
我的朋友。


我的——Jean・Otus。



Fin



喜歡這兩人的距離感
雖然文內沒什麼cp意味,但還是tag一下


補充一下設定

啤酒老早就上來了,Nino握著的一直都是啤酒杯

兩人待著的是普通的酒吧,普通的有人喝酒聊天
會覺得安靜是Nino他聽不進去


希望想表達的能好好表達出來

最後感謝各位觀看
第一次打文,如果能給點心得我會很高興的( ᐛ )

评论(1)

热度(19)